喜欢帅女。

[青梅短篇]静水

        相较于后期雾里探花般的模棱暧昧,前期的他们更多的是一种棋逢对手的酣畅淋漓。

                                     ——题记

        冬日暖阳和煦,店铺外传来市井的喧嚣声。

        齐掌柜刚刚送走一位出手阔绰的常客,还来不及收回脸上的笑容,便看见两个监生先后走了进来。

       两人年级相仿,均是黑袍大袖。一人身形高挑,鼻梁挺拔,长眉入鬓,美得咄咄逼人,再加上下巴微微抬起,看起来颇有几分骄横之色。而另一位身材瘦小,看似不起眼,但容貌俊秀,嘴角含笑,温和有礼,气度风采更胜一筹,令人移不开视线。

       自始至终,两人既没有任何交谈,也没有看彼此一眼,但肩并肩站着,看起来还算和气。

       齐掌柜热情招呼着两人,店里伙计也很有眼色地迎了上去。其中一个监生没有理会他们,径自走向一旁的笔架,一根一根地挑了起来。

        面对他的冷淡,一旁的店小二没有尴尬,而是跟随在一旁,耐心地介绍了起来。这个监生拿起了面前的狼毫笔,笔锋如锥,笔根圆润。蘸墨落笔,锋毛齐健。店小二见客人试笔后流露满意之色,更是热情了几分,收拾好后,又见他拿起了几片裁纸竹刀,连忙上前。

       齐掌柜把目光转向另一位,这个瘦小的读书人反应敏锐,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视线,抬头冲他笑了笑,令人如沐春风。他正仔细打量着店里摆出的卷轴,一旁还放着他适才随手拿起的一块墨砚。

       齐掌柜没有再留心他们,随手翻阅着账簿,同一位客人攀谈起来。

        ……

        ……

       待薛青挑选完纸砚后,秦梅已经倚在一边等着了。

       注意到他袖中的狼毫笔,薛青笑道,“秦少爷眼光不错,湖笔锋颖劲挺,宜书宜画,一向声誉卓著。”

       秦梅冷冷一笑,“杀个人还这么多废话。”

       仿佛没有感受到他的嘲讽,薛青只是看向店外。街道上行人摩肩接踵。她静静道,“事先立个规矩,不可以伤到无关的人。”

       秦梅闻言嗤声。

       薛青转头看着他,“不过,秦少爷也不会有误伤别人的机会。”

       她突然抬脚向前,似是无意,黑鞋落在秦梅足边,两鞋鞋尖相抵,两人对视而立,一时间气氛变得诡谲莫测。

       秦梅眉梢飞扬,眼里流露冷意,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薛青。

        由于秦梅的个子很高,正午的光线投入店内,他阴影牢牢罩住了薛青,使她显得更加瘦小,俨然形成了几分压迫感。

       薛青抬起了头,直直迎上了他的目光。即使自己矮上许多,她依旧泰然自若,面沉如水,眼如寒星。

       一阵暖风轻轻拂过,稍稍驱散了冬日的寒意。地上两人身影相叠,宽大的衣袖飘飘,纠缠在一起,而他们的身形却分毫未动。

       看似凝滞的气氛里,隐隐有一种剑拔弩张之势,而暗流涌动间,又有一种诡异的平衡。

       所谓君子之风。

       秦梅盯着薛青的这张脸,她的眼睛里是一片湖泊,波澜不惊,却深不见底,难以捉摸。

       是静水流深。

       “我对其他人没兴趣,我只要你的命。”他低下头,盯着那双眸,浅浅的气息轻轻拂过,像是一根羽毛。

       面对这样的薛青,他又何惧。

       薛青无奈,漫不经心,“秦少爷,其实我并不想杀你。”

       她收回了脚,错身而过,走出店铺。

     “但是,如果你今日真的被我杀了,就怪自己运气不好吧。”她悠然的声音传来。

        秦梅闻言,转身看向街道,那个瘦小的身形却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就像一尾鱼落入水中,倏忽间涟漪都不曾留下。

       他呸了一声,甩袖,凝神看着人群,朝着一个方向紧紧跟去,毫不迟疑。 

                                  

                                               (完)



=====原文=====

       青梅二人第一次正面对上,两鞋相抵对手戏:

       

       沿着侧面向门外走,刚迈出门,一只脚从柱子后伸出来.....薛青抬脚踩上....脚落并没有踩到,而是两只鞋相抵。 

       皂靴发旧,布鞋微灰,两尖相并头。 

        柱子上靠着的小吏侧身侧面,嘴角弯弯:“青子少爷好身手呐。”

                                 ——89章《评判》


评论(4)
热度(22)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coffee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