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帅女。

[青梅人设]薛青篇

零 前言

       作为唯一的主角,整本书的灵魂人物,薛青的意义不言而喻。她是读者观察这个故事的双眼,是读者和作者沟通的桥梁,更是作者传递自身观念的媒介。

       整本书形形色色的人物,无论多么出彩或者令人难忘,均充当了绿叶的角色,用以衬托女主角薛青。很多所谓的“女强文”,女主的光芒难以越过男主,说是女强,女主反而成了陪衬,甚至还有女配角同女主雌竞的内容,更是与女强的初衷背道而驰。但是在《大帝姬》里,没有任何一个角色能夺走薛青的风采,也就是说,本书完全不存在喧宾夺主的现象。而薛青本人的成功,也可以说完全依仗于她个人的实力,不存在菟丝子的嫌疑。

       既然是核心人物,同时也是笔者迄今为止最喜爱的女性角色之一,为她写一篇人物志是必然,不仅要写,更要用心写。尤其是,从薛青的设定上,可以看出作者的煞费苦心和别出心裁。

       对薛青的讨论,除了外貌、经历、特点以外,还会有对她形象特点的综合分析,来解释薛青为什么在笔者心里这么与众不同。

       最后,由于笔者见识短浅、笔力有限,不足之处还望包涵。

 

一 外貌

        薛青作为宝璋帝姬的替身,为躲避秦潭公和宋元的追杀被迫女扮男装,因此直到第三卷才恢复真容,在这之前她的真正相貌一直成谜。而且,因为薛青是职业杀手出身,谨慎小心,易容和伪装是她的拿手好戏,每次暗杀时,从外貌到声音全部都会被刻意掩饰。


(1)青子少爷时期 

张双桐视角:

第一卷 第十七章不收

        那小少年也穿着青衫,但或许是因为瘦小,青衫穿在身上晃晃荡荡,越走越近可以看到他的脸只有巴掌大,尖尖下巴,一双眼狭长,看似目不斜视,其实眼珠微转很明显在打量四周。

        “这么小。”张双桐说道,大失所望,“又丑…到底怎么就自认自己好的让人人喜欢?”

        可以看到在薛青还是青子少爷时,尤其是刚刚投奔郭怀春那会儿,衣衫破旧,非常落魄,像是郭家上门打秋风的穷亲戚。至于容貌,“他”年龄较小,身形纤细瘦弱,不符合高挑健康的审美,另外由于“母亲”崔戈的化妆术,看起来肤色黯淡,更不出彩。顺便,书中提到,在宋元还是小驿丞时,生活困窘,宋元女儿的身体想必有些营养不良,所以瘦瘦小小也是正常现象。至于“丑”,考虑前文薛青一直以“狡猾”、“势利”、“虚荣”的形象示人,张双桐难免先入为主,对薛青不喜。

 

蝉衣视角:

第二卷 第八章 碎语

       此时日头正高,照在那小少年身上颇有些晃眼,以往看起来瘦弱不堪的身形,倒显得有些玉树临风….蝉衣哪里知道什么叫玉树临风,只是听那些大丫头们夸赞谁家的少爷好玉树临风之类的,知道这是好词此时莫名的就冒了出来。

        这薛青又不是什么真正的少爷,要是被那些大丫头们知道,肯定会笑的,蝉衣吐吐舌头自己先笑了。

 

第二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故旧

       话没说完,门咯吱一声被拉开,动作突然且猛,门上悬挂的灯笼一阵摇晃。

       蝉衣打开门,门前昏昏,但她却清晰的看到眼前站着的少年,长身玉立,青衫白肤,眉眼含笑,让整个门前都亮起来。

       长安府,薛青啊。

       蝉衣抬袖掩面。

        蝉衣就颇具迷妹心态了。由于此时她已经和薛青相熟,并且被薛青帮助多次甚至被舍命相救过,自然就带了滤镜。而且后面薛青在衣食住行上条件好了很多,想必也长高了不少,至少没有一开始那么瘦小了。此时,薛青已经颇具才名,蝉衣便把她当作俊秀书生看待,也算是暗恋对象,所以是身长玉立。

        但是从张双桐和蝉衣的视角里,有一点却保持了一致性,就是薛青的暗藏城府,锋芒不露,这也是我最欣赏薛青的特点之一。在张双桐眼中,薛青“一双眼狭长,看似目不斜视,其实眼珠微转很明显在打量四周。”到了蝉衣这里,是“眉眼含笑”,进退有度,翩翩有礼。这便是薛青,从全书的情节分析,她一直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善于观察环境,很有城府但是却平易近人,擅长和周围的人与环境打交道,这一点,甚至体现在了对她的外貌描写上。


    (2)青子小姐时期(真容)

春晓视角:

第三卷 第六十九章认真

        她的手收回,那女子的手便也离开脸,露出了面容,长睫毛大眼,鼻挺唇润,一张脸娇小轮廓精美,又微微的歪头,面上浮现几分好奇。

        “不是这样用吗?”她说道,声音如花吐芬芳,又如蝶儿春风中飞舞。

 

郭宝儿视角:

第三卷 第七十八章夜闹

        二人相对,郭宝儿愤怒的瞪着眼前的少女,昏灯下贴近的少女大眼柳眉樱桃嘴下巴尖尖,粉黛不施清丽灵动可人。

        可人的少女眼里有些疑惑,微微的歪头,让她的形容更加俏丽。

        “你怎么认出我了?”她不解的问道,声音甜脆。

 

        两者的视角下,对薛青原相貌的描述一致,是很标致的中式古典美人,“杏眼”,“柳叶眉”,“樱桃嘴”,同时有着一种青春少女的活力和灵动。书中作者强调过,宋元虽然举止油滑,但是相貌堂堂,宋虎子痴傻但也是俊秀,所以薛青的容貌一定很美。当然,薛青这么自恋,她肯定也会觉得自己很漂亮。

        自然,薛青作为全书最出彩的角色,故事的核心,唯一的主角和女帝,她的魅力完全不在于美貌,不必过多纠结于此。


特点:战损美人。

        书中强调过,薛青练武身材很好,线条利落。此外,她肩头留有对战宗周时的贯穿伤口。

第一卷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一诺

        薛母的手放在她的肩头,小心又仔细的摩挲那一道伤疤,喃喃心疼:“留了这么大的伤疤,可怎么好。”

        除此之外,应该还有对战左膀右臂时留下的拳印。

 

二 经历

        薛青穿越前是一个富三代。爷爷是一个富有的收藏家,对古文化研究有着极高的造诣,钻研各种失传技艺,其中,薛青君子试期间跳的古曲是她爷爷的复原之作。此外,薛青的爷爷还收藏星象图,包括薛青打开地宫时用到的处女座。薛青在爷爷的教导下,诗画文武书法舞蹈等等均有学习,可以说薛青的第一位老师既不是青霞先生,也不是四褐先生,而是她的爷爷。

===前世===

1. 首先祖父病故于医院,是仇家下毒。书中形容,“就像被乱拳活活打死,对方用的药就是这样的效果。” 接着父母车祸双亡。

2. 十七岁开始学习杀人,一共用了近十年,确切讲是八年。前五年在于积累,后三年逐渐成为杀手中的佼佼者。顺带一提,她学习的内容还包括后面对战左膀右臂时用到的拳法,最终薛青也是用拳法为亲人成功报仇。后续,她也因太惹眼成为被猎杀的对象。

3. 二十五岁时,也就是第八年,死于飞机事故。

===穿越===

1. 十三岁,宋元女儿意外死去,薛青穿越,并结识长安府少年、四褐先生和青霞先生。杀宗周,除廖承。

2. 十四岁,参加县试,得到案首;随后君子试,结识秦梅、索盛玄,得到君子试(同乡试)榜首,成为解元。杀左膀右臂。

3. 十五岁,国子监读书,接触陈胜、王烈阳,上元节杀段山。

4. 十六岁,青霞先生去世。春季二月参加会试,得会元。一个月后,即三月,在皇宫参加殿试,得状元,也是第一次见到秦潭公。顺带一提,王烈阳也是十六岁中状元。

5. 十六岁至十七岁,被证实为替身,被迫逃离京城。开始团结康年等人的根据地群众,被迫“长征”,占领黄沙道,和宋婴以及借机入侵的西凉人对峙。

6. 十七岁至十八岁,薛青拿到手书,四褐先生死去,秦潭公死去。索盛玄被俘虏,入京为质,西凉求和。薛青登基。

 

三 特点

(1)心思缜密的杀手  

        薛青的心思缜密是非常显而易见的。例如,她在易容杀人时,会将声音、外貌、身材甚至喜好都无一例外地进行伪装。再例如,她一直习惯性地观察某一个地点周围的人和物,并且记忆力超群,过目不忘等等。

         以最典型的君子试为例,君子试可谓全书最出彩的地方之一,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这一期间,薛青的胆识、谋略和才气得到了充分的展现。

第二卷 第七十八章对弈

        一个小吏拎着茶壶茶杯慢慢的走过来。

  薛青微微低着头看棋盘似乎沉思,听着脚步声走近,眼角的余光看到一双脚停在旁边,墨色的长袍,紧接着一只手握着一个茶杯落在身侧这只手修长白净,与褐色的茶杯淡青的茶水极是相配。

  “你的茶。”

  一个清脆的声音随之响起。

  这个声音啊,长安府的考生你们丢东西了。

       薛青抬起头,恍若回到那日官宴散后,高高的台阶上西凉考生肃立,她的视线再转,越过西凉考生,落在灯下那个小吏的背影上,今日他转过来了。

 

第二卷 第七十八章对弈

  薛青看着眼前这一张年轻的灰扑扑的脸,眉眼细小,肤色暗淡,她笑了笑伸手似乎要握住那小吏的手在她接近的那一刻,小吏的手收了回去。

        不知道那茶杯里写了什么提醒,薛青看着那茶杯,小吏的手已经接过拿起,看着薛青面前的那杯茶,道:“备着吧,润润口也好。”说罢转身走开。

        薛青再次看他的背影肩宽腰瘦,这次因为手里拎着茶壶茶杯没有抱手在身前缩肩,看上去个子高了很多不够认真啊,只在相貌上做了遮掩,但声音没有改变啊,真正的伪装是要面貌声音身形都做到的,比如自己这般。

        从这两点就可以看出,作为一个职业杀手,薛青洞察秋毫,对于一个人的形貌特点和声音均过目不忘。相比之下,秦梅的手段太过稚嫩,当年射御比试,秦梅只比薛青低了一分,但段山却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由此可见两人高下。

 

第二卷 第二百零三章以换

        “不过,就算不提醒也看不到他出丑。”一个婢女说道,看向窗口抬了抬下巴,“他很喜欢喝呢。”

        婢女们都围过来向内看,果然见那少年端着茶杯慢慢的喝着,神情没有丝毫的不适。

        “这少年口味很独特啊。”婢女们笑道。

        珠帘外传来的嬉笑薛青当然听得到,口味独特吗?薛青看了看手里的茶杯,不是她口味独特,而是能适应任何一种食物,有一种伪装是像当地人一样吃他们的食物。

        这里也可以看出,薛青做事的特点,大胆且细心。她出招,必是出其不意。青霞先生遇害,谁都没料到她会选择秦梅帮忙,但是在实践的细节上,又谨慎至微,滴水不漏,连喝茶都不例外。

 

(2)风流不羁的才子

        薛青是一个不受世俗规则约束的人,有一种叛逆精神。她博学多识,涉猎宽广,但是绝不是死读书而固执迂腐。她敢于挑战权威观点,比如她经常对四褐先生表达自己的不同意见。她不会认真恭敬地听老师训斥,而是以一种平等的态度和老师探讨。在面对陈相爷、王相爷时,没有因为社会尊卑秩序而胆怯,她的风采令王相爷心惊不已,觉得她非同一般,笔者推测,薛青的这种进退有度、游刃有余的气场也是使得王相爷最终倒戈的原因之一。这算是她作为“现代人”思想的超前性了。

        而痞气和狡猾,应当是她最大的魅力之一了。薛青在看轻她的大人以及同辈、对手敌人的面前,常常是一副表面“羞涩”且懂事知礼的样子,但是私下里,却经常擅自行事,玩弄对方于股掌之间。例如蹴鞠时和柳春阳的五陵社对上,借着别人对付自己的阴招反将人一军。比如在国子监和秦梅交锋,明明占尽上风却故意伪装成被权贵子弟欺压的寒门学子,让秦梅背上全部责任,使得他在师生中的风评也越来越差。就像郭怀春总结,凡是想算计她的,到头来都反倒被她算计了。


(3)至情至性的孩子

        薛青的难得之点算是她的至善至情,比如她去救蝉衣。再比如她为一个红糖饼的情义,去杀宗周救张撵。实际上,她的早年经历并不顺遂,亲人被害让她被迫背负血海深仇,但是,她比秦梅更幸运,因为在十七岁前,她依旧能得到亲人的爱和教导,这或许也是薛青能历经黑暗仍旧心怀善意的主要原因。

        以救张撵为例。这可以说很有经典武侠小说中侠客的风范了。例如王家卫《东邪西毒》里的洪七,他是一个赤脚刀客,武功卓绝,却愿意为替一个素不相识的贫寒村姑去报仇,只身杀掉了太尉府的刀客,还被砍断了一根手指,而贫穷的村姑唯一能支付的报酬,只是一个鸡蛋。洪七帮助村姑的理由,显然不是为了吃她的鸡蛋,而是为了他自己的同情心和侠义心。

       同样的,薛青去救张撵,显然也不是为了吃他的红糖饼,而是她见到宗周的残忍,心里的善良驱使她去救人。包括后续,她回头救子安是如此,为青霞讨公道也是如此。


(4)深藏不露的君子 

        薛青的君子之风,首先便是韬光养晦,静水深流。《子言之归》:“所谓君子,隐而显者,声华销歇,而神理长惺,韬光养晦。”

        她非常善于藏拙,比如,即使在信任的青霞先生、五蠹军面前,她也不会展露自己的全部实力。在国子监内,她也以各种手段避免和秦梅、康云锦等人的正面冲突。这不仅是因为她要避免秦潭公的疑心,还是她一贯的行事准则。在行动和谋略上以静制动、以柔克刚,外在表现得低下无能,使人放弃对自己的戒心,松懈对方的警惕,而自己则暗中准备,积极“备战”,再瞄准时机,出奇制胜。许多成大事者,在成就之前都有韬晦的历史。

        这一点,甚至体现在她的杀人手段上。比如面对宗周和左膀右臂,她以弱示人,趁着宗周贯穿她的肩膀分心时,或者在左膀右臂刺穿她的小腿时,一棍封喉。即使作战细节不同,但是其内在逻辑是完全一致的。即使是暗杀段山,她也是乔装打扮成小厮再接近,试图迷惑他。

        薛青的君子之风,其次便是见机行事。《周易·系辞下》:“几者动之微;吉之先见者也。君子见几而作;不俟终日。”薛青善于把握时机,根据局势灵活变通。比如在君子试期间,原本和左膀右臂交手受伤甚剧,却被她巧妙利用,算计了秦梅索盛玄一把,借着吐血蒙混过关。比如在和宗周对决受伤后,见到裴禽等人,借作诗的名义利用他们帮自己洗脱嫌疑。

        薛青的君子之风,也在于君子不器。《论语·为政》,子曰:“君子不器。”意思是君子不应拘泥于手段,而不思考其背后的目的。《易经·系辞》有一句:“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形而上是无形的道体,形而下是万物各自的相。被万物各自的形象与用途束缚,就不能领悟、回归到无形的道体之中。君子心怀天下,不像器具那样,作用仅仅限于某一方面。薛青便是如此,文武兼备,六艺俱全,并非专注于一才一艺。

        最后,她的君子之风还体现在她的正直上。例如她为青霞先生讨公道,煽动学生们反抗贪官酷吏等等,不必赘述。但是,笔者在此处却想拿薛青和青霞先生做一个对比。严格意义上讲,正如秦梅所说的,只有青霞先生才算一个君子。然而,这般的青霞先生,却得了一句“君子欺之有方”,一声“背锅霞”的绰号。而且,正因为青霞先生正直,梁凤陈胜才会笃定,他会为了掩护薛青去死,导致他坠楼而亡。类似的,如果说青霞先生是唯一的君子,那么许侯就是唯一的“好人”,全书只有许侯,会为了早已忘记自己的心上人而客死他乡。

        秦梅直接告诫索盛玄等人,“永远不要做一个好人。”在笔者看来,这句话不够具体,正确的表述应当是,“正直和善良的人更需要有棱角来保护自己。”为大义、为他人付出的同时,需要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和底线。比如善于利用愤怒捍卫自己的底线,或者要有为自己争取利益的勇气。这算是作者希行的告诫吧。


(5)旷达超脱的浪子

        最后,便是薛青的浪子气质了。前文说过,秦梅的浪子气质神似张爱玲女士笔下的范柳原。他们的内心处于漂泊的状态,却有着孩子一般强烈的执着和追求,并且常常因不为人理解而显得离经叛道。

        而薛青,更像是古龙先生笔下的浪子。尤其是《武林外史》中的沈浪和《边城浪子》中的叶开。同样的,薛青的性格和他们相比也有差异,但浪子的气质极为些相似。

         沈浪是《武林外史》的男主角,他是九州王沈天君的唯一后人,被喻为天下第一名侠。他有世家子弟之风雅,亦有浪子的形骸落拓,一抹懒散笑容掩尽内心沧桑,令人见之而生亲切之心。沈浪四海为家、行侠江湖,飘到哪里就是哪里。他出手极为洒脱,似浮云流水般随意,毫无半分仓促之态,“沈浪的剑,如高山流水,直泻而下,一发而不可收拾,又如离弦之箭,有去无回,已不可抑止。”书中如此描写,其潇洒不拘泥之态尽出。

        更重要的是,沈浪是一位能以神态而著称的角色,全书几乎通篇都可见其懒懒的微笑。小说开头也曾做如此描写,“嘴角微微向上,不笑时也带着三分笑意,神情虽然懒散,但那种对什么事都满不在乎的味道,却说不出的令人喜欢。”可谓是道出了沈浪的神韵。

        而叶开是《边城浪子》的主人公,他是神刀堂堂主白天羽的儿子,魔教大公主花白凤的独子,但是造化弄人,年纪还小时,他就已经历了太多生离死别。他被迫成了“被无数只苍鹰追赶的狐狸”,必须承受来自父辈的恩怨。

外貌描写:

       灯光照耀下,只见这个人白白净净一张脸,瘦瘦高高的身材,长得很秀气,态度也很斯文,神情间还仿佛带着几分小姑娘的羞涩。——《九月鹰飞》

      马空群:“他年纪虽轻,城府却极深,武功也令人难测深浅,实在比傅红雪还不好对付。”  ——《边城浪子》

        叶开的微笑就像阳光,温文尔雅,但却充满一种可怕的自信,他永远在镇定中带着种奇异的轻松,无论面对着什么危险,都不会露出惊慌恐惧的样子。他机敏睿智,放荡不羁,幽默风趣,懂得自我欣赏,无论什么场合都能保持松弛冷静。

       薛青在众人面前,也是如此。对比薛青的一些描写,这里仅列举几处:

第二卷  第一百五十七章 出手

        秦梅看到那薛青双眼,少年双眼平静如寒星,他猛的向后仰去……天空似乎有彩虹跌落。

        ……

        秦梅看着站在人群中的黑袍少年,那少年面容似乎慌乱,但眼神一如既往,平静无波。

  薛青,他出手了,他得手了。

第二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 各得       

         薛青却略有羞涩一笑,道:“但我不敢班门弄斧....”对秦梅拱手,“书科榜首秦梅在此。”

        写到这里,想必可以发现,薛青的身上有着和沈浪、叶开等人非常相似的气质,也就是古龙笔下的浪子气质。他们自幼历经磨难,无家可归,无处可去,却因为师长亲人的温暖,从未失去心中道义;即使他们武功无人能及,依旧会悲悯弱者,行侠仗义;他们爱笑,自信且轻松,游刃有余,深不可测,锋芒不露,时常被误以为是弱者;即使他们心中有着难以纾解的抑郁苦闷,但是却永远坚定且积极,吾心安处即是故乡,自带一种旷达洒脱……

        也正因如此,笔者推测作者希行很可能系统地看过古龙的武侠小说,而且对其笔下最出彩的角色,如沈浪和叶开的形貌气质有着精准的把握。薛青便是在他们的气质神韵的基础上,再结合了其他特质塑造出来的。

        这也正是笔者非常喜欢薛青的缘故。作为一个古龙武侠小说迷,尤其是女性书迷,时常为书中没有出彩的女性角色而感到遗憾,尤其是这般的“浪子气质”,从未出现在某一位女性角色身上。而薛青的出现,便圆了笔者心中的梦。她身世坎坷,却仍有一种善良和侠义,有一颗永不迷失的本心;无论是何等险境,她都进退自如,灵活应变,从不会惊慌失措,抑或是畏惧胆怯,在她的身边永远是安全而可靠;她武功卓绝,但是锋芒若虚,和光同尘,还时常会露出羞涩的微笑;她看似懒散自在,但是却心思细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谈笑间取敌性命……

        可以说,正是由于薛青的这般气质,笔者才会这般喜爱她、钟情于她吧。

 


评论(3)
热度(26)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coffeeC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