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帅女。

[青梅人设]青梅篇

        写写青梅这对cp的属性。

 

(1)青梅的爱情有一种暧昧模棱的挑逗感

 类比对象:小说《倾城之恋》:范柳原、白流苏

        在《倾城之恋》中,范柳原和白流苏精明算计、步步为营,在婚姻和爱情之间展开了一场豪赌,在兜兜转转,百转千回后,最终因着遇到城市沦陷,看透彼此,让他们交出真心,愿意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类比对象:电影《史密斯夫妇》:约翰、简

        在《史密斯夫妇》中,约翰和简各自为实力高超的杀手,他们在爱情和杀手任务中反复试探,相互猜测。在电影中,这一过程被刻画得剑拔弩张,惊险刺激又富有趣味。


回到青梅:

        青梅逃亡期间,吃骨头以及庙夜共处这两场对手戏也是精彩纷呈,他们一边假扮情侣和夫妻掩人耳目,一边又暗暗挑衅嘲讽彼此,戏剧张力极强。

扮情侣:

第二卷 第七十六章 骨头

        “什么人啊?凶徒吗?”

        “看起来像个读书人,咿,这两人是兄妹吗?”

        官兵们一概并不回答,只道:“穷凶极恶之徒,发现行踪立刻报告,有重赏。”当然也查看了店铺民众,便看到了这家羊汤店里相依嬉笑的男女。

        那女子的手放在男人的腿上,摩挲,那男子的手在女子的下巴上,轻柔。

        有伤风化啊,他们狠狠看了两眼走了过去。

 冷嘲热讽:

第二卷 第七十六章 骨头

     “秦少爷真厉害啊。”娇滴滴的女声从房屋下传来。

  秦梅居高临下看着站在屋角墙下倚着的薛青,翘着手指似乎在观赏自己的红指甲。

  “我都打扮成这样了,还能认出我,找到我的踪迹。”她说道,抬起头杏眼眼波流转看着屋顶上的少年人。

  秦梅冷笑道:“骨子里都是小人气息,换了多少皮也一样。”

 扮夫妻:

第八十一章 庙夜

  没有料到里面有人,进来的人们吓了一跳,站住脚,几个黑衣护卫挡在一个裹着斗篷的中年男人身前,虎视眈眈看着篝火前坐着的一男一女。

  男人没有看他们,女人则看过来,手里捧着烤肉在吃,大眼睛瞪圆,眼神恍若小鹿乱跳,然后人猛地挪动,贴到了男人的身边。

  “相公。”她低声唤道,有些畏惧,将脸埋在男人的胳膊后。

  原来是赶路的小夫妻,门口的人们身姿放松。

  

       纵观全书,青梅两人的关系看似昭然若揭,又暧昧宛如雾里探花。若说最迷人的地方,便是针锋相对中暗藏的貌离神合、心有灵犀;挑逗模棱间充斥的若即若离、惊险刺激。

 

(2)他们是年少相逢的对手,慢慢余生的知己

类比对象:动漫《秦时明月》:盖聂、卫庄

        青梅的针锋相对,总能让人联想到《秦时明月》中的盖聂和卫庄。

        “苍生涂涂,天下缭燎。”

        “诸子百家,唯我纵横。”

        至今难忘,卫庄那句“能杀死盖聂的只有我。”他们是世界上最了解彼此的人,同样的意气风发,同样的少年得志。他们是知己,是对手,是同门,是宿敌。

        青梅亦是如此,朋友、对手、同类、反面,全部都是你。


类比对象:小说《武林外史》:沈浪、王怜花

        或许相较于卫庄盖聂,他们更像《武林外史》中的沈浪和王怜花。《武林外史》最大的反派是王怜花的父亲快活王,但古龙先生却花费了最大的篇幅去描写王怜花与沈浪等人的斗智斗勇。

        书中,王怜花心狠手辣,聪慧过人,多次设计沈浪。但是,他一生的劲敌和唯一敬佩的人也是沈浪。他曾有言,“沈浪既去,此后的天下,还有谁是我王怜花的敌手。”

       其实对比《武林外史》,不仅薛青有些像沈浪,秦梅的人设和王怜花也略有相似之处。王怜花在江湖上人称“千面公子”,文武双全,惊才绝艳,所学杂,涉猎广,在武林之中可谓举世无双,无人能及。他精通的内容包括星卜星相、琴棋书画、医道和易容术等等。外貌玉面朱唇,风流可人,雌雄难辨。他性情乖张孤僻,亦正亦邪,是一个在君子和小人之间徘徊的人。他还喜欢洞察人心喜欢戳人痛脚。可这么个叱咤风云的人物的渴求却是一份真心,只求有一个人能稍稍将他放在心上,去重视他,心疼他。

        这和秦梅的人设略有相似之处,因此笔者再次猜测,作者希行在人设上有参考过《武林外史》。

 

(3)你心之所向,即我身之所归

类比对象:动漫《秦时明月》:卫庄、赤炼;漫画《石之海》:空条徐伦、安娜苏;小说《边城浪子》《九月鹰飞》:叶开、丁灵琳

 

第二卷 第一百六十二章 深冬

        却见薛青在屋顶上坐下来,对着前方的夜色抬了抬下巴。

  “你看,那边像不像银河。”她说道。

  黄居看去,见前方几道街后便是最繁华的夜市,冬夜虽然寒冷,但那边依旧灯火通明,临近年节悬挂了五颜六色的彩灯,街上必然也有不少人走动,商贩拉长声调吆喝,青楼暗巷的女妓嬉笑揽客,但如今隔的远听不到这嘈杂喧闹,只能看到灯火,恍若安静流淌的河水。

  听不到黄居的回话,薛青笑了笑,道:“居儿啊,苦大仇深是苦大仇深,人活一辈子不容易,该看看这世界的美好也要看看,来坐下,今日尚早我们看看风景。”她伸手拍开了酒坛,举起酒水倾倒。

  黄居没有坐,站在薛青身旁,看着她积雪上盘膝而坐仰头饮酒。

  那酒水也像银河,白雪映照下闪闪。

  “我在这京城也有很多熟人的。”

  薛青伸手指着前方这边点点那边点点。

  “..那里是杨老大夫家,他和蝉衣现在都没睡呢,我要是去了,蝉衣会给我做一碗热汤面...多放辣子啧啧啧。”

  “...还有那边,是张莲塘家的商铺...他们都知道我你信不信?我去说我是薛青,他们会把我当座上客....”

  “...那边是柳家的,嗯,柳家的也没问题,前几天还跑来给我送钱送衣服,竟然还对国子监的门房说我是姑爷....”

  “..青霞先生住那边,不过我现在去了肯定要被他训斥...”

  薛青拍着酒坛笑,又收了笑。

  “..但我哪里都不能去。”

        旋即无声,似乎从未说话。

        薛青是一个孤独的人。在长安府的少年眼里,她一直是神秘、强大、可靠且值得信赖的存在。而她对她的少年们,是持有一种珍视的态度的,在薛青眼里,和他们的过往便是自己最珍贵的回忆。在书中,她一直竭力保护着他们,而少年们也会给予她全力的支持。

        但是她的秘密很多,而且能力和志向都远超旁人,所以对于薛青而言,她不太可能会主动对别人坦诚相对。而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也无法真正和薛青处于同一个世界,去紧紧追随她的步伐。

        薛青这种孤独强大的人,很难去猜想她心动时会是什么模样。 

        如果要考虑,薛青会选择什么样的人,也许一个情感炽热的追随者便是一个不错的选项。无论是漫画、动漫还是小说,这可以找到很多对。例如,决心改变命运的卫庄和深情执着的赤炼(《秦时明月》);曾被前任背叛而受过情伤、肩负重任的空条徐伦,和对她一见钟情、表达笨拙的安娜苏(《石之海》);四处漂泊,潇洒不羁的叶开和坚定聪慧、不离不弃的丁灵琳(《边城浪子》、《九月鹰飞》等)。

       卫庄、徐伦或者叶开这般的人物,不太可能会主动向人诉说自己的心事,所以,他们的伴侣需要自己懂得他们的所思所想,也要足够的坚定执着去追随他们,并且有强大到可以自保的实力,才不会被抛下或者成为负累。从这几对情侣的案例来看,赤炼、安娜苏和丁灵琳均符合。

       你心之所向,即我身之所归。

       对于秦梅而言,薛青是愿意为他付出真心的人,愿意为他指向光明的人,薛青的善意让他麻木的心再一次有了生机和活力。所以,秦梅是向往憧憬薛青的。而对于薛青而言,秦梅是唯一一个可以在任何情况下都一眼认出她的人,可以一直追上她步伐的人,可以一眼看出她所思所想的人,愿意永远注视着她的人。

       其实,在薛青眼里,秦梅也一直是特殊的。对于薛青而言,青霞先生、四褐先生和爷爷是她在意怀念的师长,给了她温暖和关怀;长安府的少年们是她最珍贵的朋友,是她竭力守护周全的人。而秦梅不属于任何一个群体。而且薛青一定对秦梅有一种好感,不仅仅来源于对他美貌的喜爱。最明显的就是薛青对秦梅的纵容,即使秦梅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薛青,她依旧没有痛下杀手。她一直解释为“避免引起秦潭公注意”或者“不愿伤及无关的人”,但这两个理由根本站不住脚。先说第一个理由,秦潭公倒台入狱后,她最大的敌人已经变成了宋党,在没有顾虑的情况下,薛青依旧没有杀了紧紧跟着她的秦梅。至于第二个理由,秦梅的确没有涉足薛青和秦潭公宋婴的利益纠葛,但是在逃亡路上秦梅的确妨碍到她了,此时如果直接杀了秦梅,显然是利大于弊的,可是薛青还是没有起杀心。甚至,在庙里暂宿时,薛青都没有在秦梅回忆伤心往事时故意踩上几脚,结局更是称他为朋友。这本质上,就是相知相惜,索盛玄才是一眼看出本质的人。

       在《武林外史》中,沈浪和王怜花也是类似模式。但是,王怜花爱的女人是朱七七,也就是沈浪的心上人,最终王怜花选择放手,一生云游四海踪迹难寻,不知所终,只留下了一部《怜花宝鉴》。而与此不同的是,薛青既是秦梅的“沈浪”,也是秦梅的“朱七七”,而且她也给了秦梅想要的重视和温暖。不过,没想到反而是秦梅叫“七娘”,还是觉得忍俊不禁,或许从薛青的角度看,秦梅也是她的“朱七七”吧,毕竟秦梅追薛青可是颇为执着,和朱七七追沈浪的劲有得一比。

 

 


评论(8)
热度(27)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coffeeCat | Powered by LOFTER